心中暗暗冷笑着只等李鱼图穷匕现面上却仍是一

小编:武士彟一听妻子证实确有此人,而且还颇有神通,倒也不敢怠慢,忙吩咐道:请他入府,花厅奉茶。稍候片刻,我便去见他! 第038章 听我徐徐道来 李鱼坐在武府花厅里,有一下没一下

武士彟一听妻子证实确有此人,而且还颇有神通,倒也不敢怠慢,忙吩咐道:“请他入府,花厅奉茶。稍候片刻,我便去见他!”
 
 第038章 听我徐徐道来
 
    李鱼坐在武府花厅里,有一下没一下地品着香茗,心神不属的,却也没有品出什么滋味儿来。
 
    经过了上次的死亡,他是不敢再冒险了。就算有回档技能,没有足够的本领自保,他也一样没有可能在这个世界从容地活着。老天虽然给他开了一个挂,却加了种种的限制,
 
他是没办法呼风唤雨、为所欲为的。
 
    就如上次,如果他不是灵光乍闪,意识到了一个严重问题,恐怕此时已经真的完蛋了。而未来他能确保自己每一次遭遇危险,都有挣扎回档的时间?如果他被乱箭穿射呢?如
 
果他被一刀断头且那宙轮不曾染血呢?如果他只是被人拧断了脖子甚至下了中者立毙的毒药呢?
 
    思及这些,李鱼不寒而栗。况且,就算能够不死,那疼痛也不是假的啊,那种痛,可是真尼玛地疼啊!所以,李鱼老老实实地来到了武都督府。
 
    如果老老实实地讲他能回溯时光,武士彟当然不会信,说不定还会把他乱棍打将出去,但是同样的话,看你怎么说、用什么身份说。
 
    曾教过吉祥如何对刻薄的继母提起被酒铺子辞退的谈话技巧的李鱼,已经想到了如何让武士彟相信他的话,那就是:装神弄鬼!
 
    一阵脚步声起,武士彟迈步进了花厅,后边跟着两个小丫环,一进门儿便往左右一站。李鱼站起身,目光与武士彟碰到了一起:“啧!原来这就是武士彟,倒是风度翩翩,一
 
表人才!”
 
    李鱼看着武士彟,暗暗点了点头。宝剑眉合入天苍插额入鬟,一双俊目皂白分明,鼻如玉柱,口含四方,大耳……耳朵倒是不大,但耳垂却够肉头,仪表堂堂,着实不凡呐!
 
    武士彟也在看着李鱼,一袭布衣,短褐下摆已经磨得开了线,脚下一双草履,头发挽一个简单的懒人髻,横插一根枣木簪。五官眉眼标致的很,果然清朗出尘,有修行人的气
 
质。
 
    其实这个就是武士彟先入为主的看法了。李鱼这身打扮再普通不过,往大街上一杵,跟个打短工的小伙计也没什么区别,纵然眉眼清秀了些,也……依然就是个打短工的小伙
 
计。
 
    但武士彟已经先行听说了他的身份,乃是终南山隐士苏有道的高徒,再看他时,感觉就不同了。他愣是从平凡中看出了许多不平凡的东西。
 
    李鱼微微一笑,端着高人架子,向武士彟拱手道:“这位就是武都督吧?在下终南李鱼,见过都督大驾!”
 
    李鱼说着,向武士彟长长一揖,武士彟快赶两步,双手搀扶,笑容满面地道:“小郎君免礼,呵呵呵,尊师苏先生的大名,武某也是久仰了,今日得见高足,不胜荣幸!”
 
    武士彟搀起李鱼,肃手道:“坐,请坐!”
 
    武士彟挥挥手,侍婢马上过来,给李鱼又换了杯热茶,武士彟和李鱼分主宾落座,笑看着李鱼,问道:“却不知小郎君到本督府上,有何贵干啊?”
 
    李鱼欠身道:“都督客气啦,实不相瞒,在下就是利州人氏,都督辖下的一个百姓。在下曾蒙苏师教诲,在终南山学过些占卜望气之术,今日骤见贵府血气冲宵,掐指一算,
 
便知当有一番大事故。
 
    都督自到任以来,招辑亡叛,抚循老弱,赈其匮乏,开其降首,郡境安宁,颇孚人望,受百姓爱戴之至。李鱼安敢坐视贵府生难而袖手不管,是故冒昧登门,向都督示警!”
 
    武士彟听到这里,不禁吃了一惊。说实话,他对李鱼虽然礼遇,却也未必就全然信了他的话,也不太相信如此年轻的小子,会有什么道行神通。但要说不信,却也未必,总之
 
是介于半信半疑之间。
 
    此时听李鱼话音儿,显然是说都督府将有血光之灾,武士彟心下不禁狐疑起来:“这小子究竟是信口胡说,还是真有其事?我这可是都督府啊,谁能闯进府来,让我府中生出
 
血光之灾?”
 
    武士彟目光一凝,盯视着李鱼道:“不知本督府上将有什么变故,还请小郎君细说端详?”
 
    李鱼泰然道:“有歹人觊觎贵府,欲行不轨。”
 
    李鱼顿了一顿,道:“贵府二小姐,可是名为华姑?”
 
    武士彟茫然道:“正是!小女华姑,年方九岁,小郎君提她作甚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这一劫,十有八九,正应在贵府二小姐身上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神情一紧,忙道:“哎呀!那丫头最是顽皮,常常独自出府玩耍,也不带个随从下人,难道……,既如此,本督命她今日好生待在闺房,不得外出一步,可能化解灾厄
 
?”
 
    武士彟说着,心中暗想:“这厮说是张口就是要钱,再说些玄虚无比的破解之法,只怕就是诳人钱财的神棍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微微一笑,摇头道:“岂不闻闭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?况且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这一劫,令媛是必须要应的,如果困坐家中,纵然避过了今日,也避不过明日
 
。纵然她避过了,也难保这一劫不会应在贵府其他人身上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心中暗道:“来了,来了,接下来就该向我要钱,提供‘破解’之法了吧?”
 
    武士彟紧张之意顿去,心中暗暗冷笑着,只等李鱼图穷匕现,面上却仍是一副恭谨模样,虚心求教道:“既如此,那么本督该如何化解这一劫呢?却不知需要多少钱财做一场
 
大法事,还请小郎君直言!”
 
    李鱼哪知道武士彟心中已经把他当成了神棍骗子,轻轻摇头道:“做法事无用,也无需花钱。我说过,贵府这一劫,避是避不过去的,只能直面应对。只要有了充分的准备,
 
将制造劫难的人抓获,还怕不能平安度过这一劫吗?”
 
    武士彟微微张大了眼睛,有些意外地看了李鱼一眼,心中对他的评价再度一变,重新变得恭谨起来,身形微微向前一探,认真地问道:“还请小郎君指点迷津!”
 
    李鱼笑了一声,道:“都督有所不知,在下就在贵府后山,以养蜂为业,认得贵府二小姐,也因此才看出血光之劫应在她的身上!”
 
    李鱼微微闭上双眼,装模作样地掐算了一阵,又轻轻张开,肃然道:“都督坐镇利州,平定叛乱,身边该有技击高手护侍吧?”
 
    武士彟双眼微微一眯,道:“确有几位剑客、游侠,护侍本督左右!”
 
    李鱼欣然一击掌,道:“这就成了!还请都督拨些高手,扮成家仆,随侍于二小姐左右,引蛇出洞,斩

当前网址:http://dripeez.com/a/huifengzaixianpingtaiAPPguanwang/20180801/1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